站内搜索:
网站首页>>学习园地>>正文

中纪委官员办李春城案“跑风漏气”被严肃处理

时间:2015年09月24日 12:01  作者:  编辑:邱贝  来源:   点击:[]

在今天召开的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工作座谈会上,老王第一次公布这组数字:十八大以来,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共处分违纪干部3400多人,中央纪委机关查处处置14人。

如果“反腐斗士”都大贪大腐,腐败治理就成了伪命题。老王说,现在“纪委也不是净土”,要解决这个问题。

“反腐斗士们”是怎样腐败的?老王又有什么招?时局眼做了一番研究。

拿举报信当黑材料、借办案搞贪腐

先来看看这一组案例:

湖南常德市原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彭晋镛

他是公开资料中我国被查处的第一个地级市纪委书记。这位在纪检部门担任领导职务长达15年之久的官员甚至利用举报信恐吓捞取好处。一个案例是,他在力荐常德市武陵区副区长黄理清当上区长后,立即打电话向黄索要20万元:“你的事终于搞成了,很不容易,有人有不同意见,我为你说了硬话。”

湖南省原纪委副书记杜湘成

2005年杜湘成因公出差期间,在北京一家五星级酒店嫖宿一位白俄罗斯小姐被抓。两年后,杜湘成被撤销职务,开除党籍。讽刺的是,这位“反腐斗士”曾在媒体前表示:“纪检干部和领导干部也是人,也有各种欲望。作为纪检监察部门领导干部,必须经受得住考验。”

江西省上饶市原纪委纪监一室主任黄东巨

2007年落马的“反腐明星”黄东巨,曾被评为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先进个人、被誉为“腐败分子的克星”。他不仅吸毒嫖娼,还利用职务之便先后34次收受贿赂,包养情妇。

湖南郴州前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曾锦春

2010年12月被枪决的曾锦春被称作“中国纪委书记第一贪”,对曾的一审判决书仅正文就超过360页。他受贿金额折合人民币高达3151万元,违法所得及不能说明来源的财物折合人民币2877万元。这些钱财来自为行贿的私营矿主办理采矿证、争夺矿山资源,帮助违法人员甚至黑帮头目干预司法、释放在押人犯,在调查与提拔干部中收受贿赂。

纪委自我剖析总结出4方面腐败原因

时局眼了解到,对于内部出现违纪、腐败的原因,有纪检监察部门曾做专题的课题调研,并进行过自我剖析,总结出4个方面的原因:

一是公开机制不健全。 纪检监察机关行使查案办案等监督权力,基本上在内部封闭状态下进行,外界人士和群众的监督在一定时间、一定范围内很难介入和实施。

二是权力运行不规范。 纪检监察机关内部的信访举报处置权、案件检查权、定性量纪权、执法纠风权、干部任用权等核心权力缺乏程序规范,存在较大的自由裁量空间,容易造成权力行使得不到有效制约。

三是监督制度不完善。 内外部监督缺乏可操作性、系统性的制度保障,有的以紧急事务、保密事项等为由,将常委会民主决策制度变成摆设。

四是查处惩戒不及时。 有的纪检监察机关不愿意“揭短亮丑”,对出现违规违法行为的纪检监察干部徇私包庇,存在以组织调离或谈话教育等方式代替党政纪处分,或以党政纪处分代替法律追究等问题。

办李春城案触动老王出手查“内鬼”

对上述原因,有纪检系统人士向时局眼指出,归根到底还是监督的缺失 。长期以来,纪检机关在体制和机制上缺乏有效的制约和严密的监督,“谁来监督中纪委”成为一个待解的难题。

据了解,触动王岐山下决心解决“谁来监督中纪委”的问题,出手查“内鬼”,同李春城案件办理也有一定关系。

在一次内部讲话中,王岐山花了20多分钟来谈他对此的思考。李春城是十八大以来被查办的第一位省部级官员,中纪委对他的调查长达一年多之久。 据说,在办李春城案的时候,中纪委办案室一名对口四川的干部,曾发生“跑风漏气”的问题,这位干部甚至在四川住了近一周,全程由李春城和其秘书接待 。这一事件东窗事发后,中纪委对该名干部作出了严肃处理。

席间,王岐山表示,要把纪检干部置于监督之下。首先在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执行、反四风方面,对纪检干部有更高的要求;同时,还要对违纪违法的纪检干部进行指名道姓的公开曝光。除此之外,他还决定在中纪委内部新成立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,专门查“内鬼”和“蛀虫”。

时局眼发现,截至目前,在中央纪委机关被查的14名 干部中,除了已公布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 和中央纪委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、监察专员曹立新 二人之外,还尚未公布全名单,这一点也还值得期待。

下一条:李克强:进一步营造尊师重教社会氛围

关闭

主办:湖北警官学院办公室     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解放大道86号   邮编:430034 电话: 027-61630018,招生专线:61630333.

Copyright 2001-2015 by www.hbpa.edu.cn  www.hbpa.cn wap.hbpa.edu.cn 鄂ICP备05003313号

扫一扫,关注学院微信平台